妞妞网

吴亦凡单曲deserve什么时候推出的 吴亦凡个人经历简介

来源:妞妞网 发布时间:2022-09-13 17:21:01 3879

吴亦凡(Kris),1990年11月6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加拿大籍华语流行乐男歌手、影视演员、音乐制作人。

2012年,吴亦凡作为EXO组合成员正式出道。2013年,担任亚洲音乐节主持人。2015年,参演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和《老炮儿》在中国上映。同年,推出个人单曲《Bad Girl》 。2017年,推出英文单曲《Deserve》。2018年, 发行英文专辑《Antares》。2020年,推出音乐EP《TESTING》并参演电影《冷血狂宴》。

早年经历:

吴亦凡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父母离异后随母亲生活,10岁时和家人移民加拿大温哥华。2005年,在广州市第七中学就读初三,期间担任篮球队队长,参加少年NBA中国初中篮球联赛,随后,回到加拿大在加拿大温斯顿爵士丘吉尔中学就读。2007年,高二时参加了SM公司的全球选秀,成为练习生之前,人们谈起内地娱乐圈的顶流,没人会忽略吴亦凡这个名字。

伴随着“吴先生,这次是决战”等几篇小作文,吴亦凡迅速从流量顶端坠落。

正当围观群众还在搬着马扎抱着瓜,四处找勺子的时候,资本却已开始光速撤出吴亦凡的流量池。

几乎是一夜之间,近20家企业宣布与吴亦凡的合作终止。

10年顶流的吴亦凡不是第一次陷入丑闻,但却是第一次被资本“抛弃”。

一个艺人被资本放弃的那一刻,他是否主动退圈已经不再重要了。没了资本,流量就变成了无用的数据,很快就会变成泡沫,烟消云散。

在都美竹讨伐吴亦凡的小作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令人关注:“资本逐利催化畸形饭圈文化,导致你走到了今天。”

艺人人设崩塌,资本可以割肉止损,但形成的畸形文化,想要止损,绝非易事。

颜值,一切的开端

曾几何时,艺人们出道是通过作品,无论是音乐还是影视,当作品立住了,潇洒的造型,英俊的外表,甜美的笑容才能持续吸引受众。

但从这些年内地娱乐圈发展的样貌来看,作品已经是后置位的选项了,很多流量艺人出道多年后,都没有一两个能拿得出手的作品。

吴亦凡便是其中很典型的代表。

2012年,吴亦凡作为EXO组合成员正式出道。两年后脱团回国,随即成为“归国四子”之一,迅速占据流量顶点。 2013年,担任亚洲音乐节主持人。2015年,参演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和《老炮儿》在中国上映。同年,推出个人单曲《Bad Girl》 。2017年,推出英文单曲《Deserve》。2018年, 发行英文专辑《Antares》。2020年,推出音乐EP《TESTING》并参演电影《冷血狂宴》。

回国初期,吴亦凡是想通过影视打开局面,可至今其参演的多部电影,除《老炮儿》之外,其余豆瓣评分都在5分以下。

他的音乐作品更是乏善可陈,仅有《大碗宽面》出圈形成一定热度,剩下的作品基本处于在粉丝间自娱自乐的状态。

综艺节目的崛起,让吴亦凡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通过《中国有嘻哈》这样的垂类说唱节目,彻底打开了他的知名度,“给我来一段freestyle”和“Skr~”火遍了那个夏天。

这也让资本进一步看到他身上的吸金能力。

在电影《西游·伏妖篇》宣传采访中,记者曾问徐克缘何邀请吴亦凡这样的帅哥参演,徐克反问哪有帅哥,随后记者指着吴亦凡惊呼“这还不帅?”,吴亦凡摇了摇头,周星驰反问“如果你不是帅哥我们干嘛找你?”,吴亦凡说“一定是因为我的演技好”。

听罢,徐克仰天大笑,周星驰直拍大腿,吴亦凡也笑了。

资本总是最清醒的那个,但清醒不代表理智,因为理智不能换来收益,只有大胆才能在时代中攫取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桶金。

于是颜值,就成为了资本选择的第一要素,资本快速介入吴亦凡的事业,收割流量红利,粉丝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不断加强自己的误区。

“艺人不需要作品,颜值能打就是顶流,资本不会骗人。”

吴亦凡等人的蹿红,也让不少造星的资本看到了批量复制的可能性,采用“筛选颜值、东渡培训、出口转内销”的操作模式,饭圈的粉丝们也乐此不疲地接受着一茬又一茬的艺人,照单全收。

粉丝做出来的数据帮助艺人营造出热度很高的假象,同时一大批粉丝也十分享受打造“顶流”的过程。

面对吴亦凡这样的艺人,没有谁会问出“你这么普通,却那么自信?”这样的问题,因为资本和饭圈已经把“颜值既正义”这个看似荒唐的说法变成了黑体字的定理。

事实上,吴亦凡无论是从表演、音乐到如今发生的丑闻,都证明了一点,他其实是个普通人,只是没人相信罢了。

资本的加持,粉丝的狂欢,多少会影响艺人对自身和行业的判断,当国际知名品牌排着队来寻求商业合作的时候,面对合同和支票上的天文数字,一个刚满30岁的男孩不飘,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一个艺人没有作品还能达到顶流是资本逐利的市场行为,饭圈的野蛮生长,确实为这些年轻的艺人们提供了翻车的温床。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艺人和粉丝的交流是很少的,艺人曝光露出的途径要么是艺术作品,要么是出版物,那个年代的少男少女们,选择将艺人的海报贴满整个卧室,购买印有他们照片的文具、生活用品,以示爱慕。

数字平台和社交网站连接起了产业、偶像和粉丝,而通过官方后援会的聚集,粉丝们能够打破地域结成一个社群。他们在这样的社群里进行信息交流、交友、交换,找到认同感,满足自身的精神需求、情感需求和物质需求。

如今,艺人的曝光甚至没有死角,航班行程、生活起居、手机号码甚至都会被当做商品流通。在公开层面,大家谴责私生饭对艺人们带来的影响,而私下里,粉丝们则会按照有无私生饭的标准来衡量艺人红的级别。

粉丝后援团的产生,又催生了一条新型完整的产业链,粉丝通过真金白银“供养”艺人,流量经济下的粉丝具有了越来越大的决定权。庞大的粉丝群本身让艺人变成了流量入口,而粉丝则成为了这个入口的消费者、生产者与管理者之一。

通过换取艺人的“福利”来获得满足感,粉丝见面会、偶像生日会甚至是线下活动的机会。

追星,可以是生命力与创造力的源头、自我欲望表达的出口,但在某些时候,也可能沦为群体的傀儡、脱离理性的狂欢。

久而久之,部分粉丝会形成一种错觉,自己真诚以待的艺人,也在真诚平等地对待自己。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从获得的资源,身后的团队来看,艺人和粉丝是不可能对等的。

对于风暴眼中的吴亦凡,因为相似私生活的丑闻被爆出也并非首次,5年前他就曾陷入过一次类似的丑闻,但很快风波平息,女主角被网暴,大部分忠实坚定的粉丝仍然选择守护偶像,同时公众对于艺人私生活的接受度大大提高。

吴亦凡的人设从“冷酷男孩”变成“纯真少年”,他被视为“太单纯”,“对女孩子太温柔”,才会屡次被她们利用炒作。

当面对不触及法律的道德问题,资本显然不会抛弃扶持多年的流量,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同时,饭圈的粉丝因为投入了大把的感情和财富,自然也选择了纵容和支持。

当艺人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粉圈泡沫里,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控评人墙,替他把批评和建议完全隔离,只留下夸奖,他对自己的认知出现偏差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私生活管理这类曾经在娱乐圈中需要专业团队应对和约束的重要问题,在如今仿佛发布几条微博就可以轻描淡写地滑过,那么对于艺人的约束力就约等于零了。

当有人公开表示“睡粉是明星为粉丝带来的最大福利”这句话的时候,这个圈子的畸形已经可见一斑。

狂热追星并不是饭圈最大的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资金流量大、成员易被煽动、缺少监管等问题使得饭圈已经成为了滋生犯罪的温床,前有朴灿烈吧原吧主卷款跑路,后有吴亦凡粉头在后援会中为其挑选年轻漂亮的女生。

当然,因为某个艺人失德,将锅完全扣在饭圈的头上,未免过于武断和草率,但是饭圈长期以来的纵容和幻想,为艺人失德提供了可能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吴亦凡的丑闻一出,在事情还没有最终定论的时候,资本的撤退,无比迅速,也无比的决绝。

留下一头雾水的粉丝,不知道该站哪边。

粉丝们的动摇是有理由的,因为当资本完全撤出以后,能为爱豆发电的就只剩下自己了。

不仅如此,在那么一瞬间,当他们接受爱豆人设崩塌的事实,于是长久以来的信仰就随之崩塌,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接受“原来我粉了那么多年的爱豆居然是这般模样”,以及“自己的爱豆突然被万人群嘲”的状况,这无疑是巨大的冲击。

很难判断,这次吴亦凡的丑闻,会直接影响饭圈多少?会改变怎样的潜在规则?但至少会让很多残存着理性的粉丝们,看到光鲜流量背后不那么美丽的部分,从而能让自己残存的理性变多一些。

这对于粉丝而言,无论是继续追星的道路,还是未来的生活,都不见得是坏事。

作为艺人三观要正,要爱国。其次,艺人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技术和艺德。同时,做艺人要肩负起社会责任,带领社会去关心社会问题。”

上一篇:天盛长歌好看吗评分多少 7部类似天盛长歌的古装剧推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点击浏览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