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网

深夜前五分钟讲什么剧情简介 深夜前五分钟最后谁活着

来源:妞妞网 发布时间:2022-08-10 17:21:02 2428

三浦春马不幸离世,愿逝者安息。提到三浦春马,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由他和刘诗诗主演的悬疑爱情电影《深夜前的五分钟》,该片上映于2014年。双胞胎姐妹其中一人遇难,活着的那个到底是谁?这部电影一直悬疑烧脑到了最后,留下了无尽的悬念。

如玫和若蓝是一对同卵双胞胎姐妹,小时候红衣女孩扔石子砸破窗户,回来找蓝衣女孩互换衣服,结果母亲一来便抓走了无辜的红衣女孩问罪。伴随着女主“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曾是我自己,我究竟是谁”的内心独白,电影的基调已经基本确定了,旁人难以辨别的双胞胎,再加上当事人本人的自我认知障碍,到底还有谁能够辨别她们二人。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一、相似但截然不同的双胞胎姐妹

三浦春马所饰演的阿良是一个钟表匠,他在游泳馆邂逅了温柔娴静的若蓝,被她游泳时的美妙身姿所吸引,没想到若蓝主动搭讪,要求阿良陪她一起去买东西。原来她要为妹妹如玫挑选订婚礼物,但是双胞胎的心有灵犀让她的礼物总是被猜到,阿良挑选了一只会定时响的钟作为礼物,若蓝同意了。


过了些天后,爱恶作剧的妹妹如玫故意装作若蓝捉弄了一番阿良,告诉他在中国是不会送钟当礼物的。如玫是个模特,不过她说自己更想当演员,姐妹二人是一样的脸,只是头发长短不同,但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如玫和未婚夫天伦带着若蓝和阿良一起去游玩,阿良从如玫口中知道了最早认识天伦的也是若蓝,作为自由撰稿人的若蓝因为采访认识了制片人天伦,但是如今和天伦订婚的却是如玫。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二、姐妹间的矛盾

如玫说她们二人想模仿对方很容易,只要她们想别人一定分辨不出来,天伦说自己分得清,这话说的,就坐等打脸了。天伦说根据过去的事情来判断即可,如玫说她们知道彼此的一切,分享所有东西,若蓝明显有些不悦,天伦问连我和阿良都分享?如玫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啊。从二人接下去的对话中,我们得知如玫不会游泳,若蓝学会游泳也是为了和如玫不同。


如玫喝醉了任性地要求跳舞,和天伦跳过后,又拉着阿良一起跳,若蓝苦笑,天伦邀请若蓝一起跳舞,她犹豫过后一度接受,最后还是拒绝了,如玫说自己看起来任性自我,但是若蓝才是那个随性的人,她比自己更适合当演员,还说偶尔换换角色可以享受双倍的人生,若蓝生气地离开了。

阿良追了出去,若蓝告诉了阿良自己小时候荡秋千,摔下来磕破头流了很多血的事,而长大后如玫却说掉下来的是她,自己选择的人生总是被如玫抢走,包括演戏,包括天伦。若蓝说自己希望如玫消失,但是讨厌这样想的自己,问阿良是不是我消失了就好了?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三、恋爱的季节

若蓝留宿在阿良家,问他房间的钟为什么晚了五分钟,得知了阿良已故女朋友的故事,这五分钟的世界里就像是占了便宜。二人确定了恋爱关系,阿良送给了若蓝自制的手表,要注意这块表也是有五分钟的时间差的。他们一起去看电影因为手表的时间差错过了原定的那场只能看下一场,阿良去买喝的,若蓝被众人误认成了如玫而被团团围住,天伦出现解围带走了若蓝,也把她当成了如玫,送她衣服,说适合新剪短了头发的她,天伦,你就说你的脸疼不疼?从如玫剪短头发,不断抢若蓝东西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如玫一直在和若蓝保持一致。

若蓝穿上了这件天伦送的衣服,和阿良告别说要和如玫一起去毛里求斯旅行,记住这件衣服,后面还会出现。此时穿插的回忆中原本是蓝衣女孩在推着红衣女孩荡秋千,但是荡着荡着却变成了红衣女孩在推蓝衣女孩荡秋千,所以说当年摔下秋千的人究竟是谁?我们不得而知。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四、不幸的意外

广播中播报着从毛里求斯出发的游艇发生渔船冲撞事故一名中国女性遇难的消息,阿良看着飞舞的蓝色蝴蝶陷入沉思。时间来到了一年后,天伦正在看如玫拍摄电影,导演说如玫大约是经历了一场生死表演更自由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天伦打电话叫来了阿良,让他帮忙试探如玫。如玫握着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说自己能活下来是因为若蓝送给自己这个十字架,保佑了不会游泳的自己,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她说自己不知道若蓝为什么有这个十字架,还有事故中存活几率更大的是否应该是会游泳的人?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五、遇难后幸存的如玫到底是不是若蓝?

如玫知道天伦一直在怀疑她是若蓝,连自己都在自我怀疑会不会只有自己认为自己是如玫,此时如玫的戒指改为戴在无名指上了,订婚前是戴在中指的,有人凭此判断她是若蓝还是有些牵强,因为戴在中指表示恋爱中,戴在无名指表示已订婚或者已结婚,就算是如玫也是可以因为婚姻状况改变换手指戴戒指了。

如玫去换咖啡,她家中的钟响了,阿良过去对照了自己的怀表时间,怀表慢了五分钟,而她家中的钟时间是正常的。所以阿良告诉天伦她不是若蓝,但是天伦质疑她在说到若蓝“她”的时候总是会变成“我”如何如何,说到自己的时候会变成“如玫她怎么样”之类的,阿良质问他你为什么选择如玫而不是若蓝?在毛里求斯的医院里她醒来抓住你的手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是如玫。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如玫在挑选衣服,天伦看到了当初自己送给她的衣服说这件好,看到她不满意继续选别的,质疑她我买给你的,不记得了?然而当时这件衣服是送给了若蓝的,如玫本来就不该知道。二人和父母一起吃饭,说到以前的一部电影,如玫说没看过,天伦质疑这是当初我们是一起看的,生气地跑了出去,告诉了岳父她是若蓝的猜想。岳父马上否定,这怎么可能,我做父亲的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然而一回去却试探着叫了一声“若蓝”,如玫心酸地问:“你是不是希望活着的是若蓝?”父亲连忙道歉,母亲说在整理若蓝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和如玫身上穿着的一样的衣服。


说明这件衣服有两件,天伦买的那件原本送给了若蓝,那么另一件到底是谁买的?是如玫还是若蓝?是她们共享了消息所以如玫又买了一件?但是有人觉得知道这件送的衣服存在的是若蓝,所以她是若蓝才能再买一件,但是这就很矛盾了,身为若蓝为何要再买一件同样的衣服?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天伦继续在家看着如玫的电影《神女》,愈发怀疑如玫是若蓝,如玫追着天伦诉说着二人过去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细节,但是天伦压根儿不信,说像蹩脚的台词,觉得她的话都是从如玫那里听来的。如玫说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如玫!天伦说我是爱如玫的,可你不是。如玫来到了阿良经常来的游泳馆跳入了水中,结果溺水被阿良救了上来,她说太好了,我不会游泳。这似乎是支持她是如玫的最有力证据,但是装作会游泳难,装不会很简单,所以我们依旧不能凭此确定她就是真正的如玫。


如玫来到了阿良家,当听到整点过5分的钟声响起,她捂住了耳朵静静聆听,和大叔一起准备早饭,一如当年若蓝第一次留宿在阿良家那日,那么我们能够凭此认定她就是若蓝了吗?也不见得,之前若蓝说过二人总是心有灵犀,哪怕不同时上街也总买到一样的东西,总是不约而同地穿一样的鞋,姐妹俩的喜好习惯其实一直是一样的,阿良和如玫路过报刊亭,见到了如玫天伦离婚《神女》中止拍摄换主演的报纸。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六、自我认知障碍

如玫说到小时候若蓝要求和自己换衣服结果被妈妈骂了的事,说扔石子的不是自己,若蓝也说不是她扔的石子,她问,是不是从那天起若蓝和如玫就交换过来了?不只是那一天,我们交换过很多次,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如玫的呢?从这里可以看出,她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而且并不是是被天伦所逼出的这样的状况,其实早就开始了。

阿良问,从秋千上掉下来的是谁?如玫说是我,还给他看了那时候留下的伤疤。二人一起去看老电影,正如当年恋爱时那样,阿良想牵她的手,但还是缩了回来。临睡前,如玫叫住了阿良,不要留下我一个人,阿良吻了她,拥抱她,她彷徨地自语:我不是如玫吗?

她捡起了大叔掉落在地的书,念起了上面的诗句:

没有人,爱任何别的人,他爱在别人身上,寻找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如果别人不爱你 不要烦恼,他们感觉你是谁 而你是一个陌生人,做你所是的人,即使从未爱过。在你的自我里,是安全的,你只经受少数的悲痛。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一定要注意这本书的作者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他有着严重的人格分裂倾向,创造了72个“异名”各有身份性别身世,有着各自的成熟文风和体系进行写作,还会和本体进行书信往来。此时的如玫其实也是差不多的状况,不管活着的身体是如玫还是若蓝,她认为自己是如玫,而且她的人格带着二人的痕迹。

阿良去找天伦,问他为什么确定她是若蓝,天伦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阿良问他见过如玫的伤疤吗?天伦说见过,那么这个有着天伦见过的伤疤的人就一定是如玫了吗?前面提到过,二人总是会时不时地互换身份冒充对方,二人都说自己曾经摔破头,只是事故前天伦见过,阿良没见过,最终他们依旧无法据此确定活着的到底是谁。天伦说,算了,我受够了,别再把我卷进来。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七、本人的自我抉择

如玫离开了,阿良找不到她,不知过了多久,街上的海报也被撤下了,他拿出了当初若蓝去毛里求斯期间给他写的信,信中提及了姐妹二人又互换衣服穿,若蓝很高兴自己是双胞胎,下次再见不需要快五分钟,也不需要慢五分钟,只是那一刻就好。如玫重新去了一次毛里求斯,当初若蓝在教堂摘下了阿良送给她的手表,换走了十字架,先离开的如玫没看到她这一行为。这次如玫放下了十字架,换走了手表,不管她是如玫还是若蓝,换回了手表就证明,接下去她决定作为若蓝活下去了,正如诗中所写:他们感觉你是谁,做你所是的人。

如玫把手表还给了阿良,这只手表是相差了五分钟的,是若蓝和阿良的信物,电影就定格在了此处,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但是这只手表真的能证明她是若蓝吗?若蓝信中不是说不需要快五分钟,也不需要慢5分钟了吗?

刘诗诗、三浦春马烧脑悬疑片《深夜前的五分钟》活着的到底是谁

活着的到底是如玫还是若蓝,双方各有支持者争论不休,如玫有总是模仿若蓝的前科,若蓝有嫉妒如玫抢走她一切的理由,从儿时起就总是互相交换身份的错乱人生,自我认知的障碍与混乱信息交织。推理故事之所以能得出唯一真相的原因在于一切伪证均能被推翻,而这个故事却很难理出头绪,因为双胞胎姐妹的信息共享和各执一词导致我们无法判断哪些话为真,哪些话为假。


这也是这部电影评分不高的理由,因为看一遍的人很迷惑这电影讲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理不出头绪。多看了几遍后好像懂了,可是又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上一篇:恶作剧之吻的大结局是什么 恶作剧之吻的真实结局是什么
下一篇:陈乔恩蜜月中补晒新婚照 和Alan双目对视甜蜜撒糖
相关推荐
点击浏览更多资讯